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顶重要的还必须把所有的船只和便桥在一夜之间
发布者:佚名浏览次数:

1935年2月,四川嘉陵江中游的丛山密林中,出现了一所新型的工厂。这个工厂没有高大的烟囱,没有机器和马达的喧嚣,有的却是铁器撞击的声音,砍伐和锯截树木的声音,数百人劳动的呼喊、欢腾的声音;再就是伴着锣鼓的红色宣传员的嘹亮歌声。这些声音交织成一首伟大的交响乐曲,四周的群山用回响答和着。这个工厂日夜不停地工作。白天,人们顶着初春和煦的阳光或冒着绵绵细雨,异常紧张地劳动着。入夜,工地上点燃起无数的火炬,像座不夜的城市;远远望去,又像繁星闪闪。可是谁会想得到,这个热闹的地方,几天前还是人迹罕到、禽兽出没的荒芜山岗呢!

万里长征的红军第一方面军,横贯江西、云南等省,沿途攻城取镇,消灭和击溃了大量的国民党反动军队,现在已胜利地打入四川境内。这消息传到了嘉陵江以东的川陕边区,传到了红四方面军,川陕边区的军民真是万众欢跃,一致要求打过嘉陵江去,迎接红一方面军!

嘉陵江是四川省的四条大川之一,中上游时常出没在山峡谷峪之中,奔流急湍。敌人把它当成防止川陕红军向西发展的重要屏障,沿江修筑了大量的碉堡,构成坚强的江防工事,设置重兵把守,并把江中的大小船只全部掠走,弄不走的就击沉或烧毁。

造船,这是一件谈何容易的事情!没有船厂,没有工人,也没有工具和材料,有的只是边区军民迫切向往打过江去的火热的心。红四方面军的数万健儿,由鄂豫皖边区打到川陕边区,虽然渡过了汉水和无数其他的大小河川,但自己动手来造船,这还是第一次。能装三个团兵力的船只,最少也得七十只。另外,为了使后续部队能及时地跟上突击部队,还要修造三座竹扎的便桥。制造这样多船只,用多少时间呢?红一方面军入川后,正节节北进,我们要尽快地迎上前去。因此,必须在一个月内全部完工。

造船渡江的意图应该严守秘密,不但要选择适当的渡口,而且还要选择隐蔽的造船场所。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同志亲自率领他的参谋人员,沿嘉陵江东岸寻找了三四百里,最后才选定在苍溪与阆中两县之间的塔子山下。这山背后有个宽广的平坝子,可以集结部队。离塔子山三十余里的王渡庄附近,也正是隐蔽造船的理想地方。

造船厂就在这里仓猝地建立了,一切全是白手起家,一切全靠川陕边区人民的热情支援。老船工们背着干粮带着工具,渠江西岸,横跨川东北广大的山岳河溪,昼夜兼程地赶来。青壮年们从数百里外运来了大批木材(工地虽在大森林里,但新砍伐的湿木材不能用),到处收集破铜烂铁

开工了,工地只有临时搭起的难蔽风雨的席棚子。船工们还必须克服许多困难。比如,造船需用大量的钉子,但面前只有一些破锅和从庙里摘取来的废钟,连个最起码的熔炉也没有。工人们便想办法先把钟、锅敲成碎块,然后在地下挖个很深的坑,燃起耐烧的木材,把碎铁块放进去,几经捶打,造成各种需用的钉子。就这样工人们发挥了高度的劳动热情,按期把七十只船和三座竹扎便桥制造成功。他们还在船舷上写着激励红军战士“奋勇杀敌,争取早日革命成功”的字样。

与造船同时,准备渡江的勇士们,也在嘉陵江右侧的东河,进行了刻苦的锻炼。练习划船,练习船被打中时跳水强泅,练习登岸的战斗动作

一切准备就绪了,但是要投入渡江战斗还有更大的困难。这些船并不是造好就能下水,它们离渡口还有三十多里路,还要翻过凉风垭这座大山。哪里有运船的工具呢?只有工人们的双肩。他们把船只用草绳缠起来,十六个年青力壮的人抬一只。而且,顶重要的还必须把所有的船只和便桥在一夜之间全部运送到塔子山边

3月18日下午六时,太阳被群山吞没了。上千人的抬船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夜色笼罩着大地,人们沉重的脚步沿着满是荆棘的山岭前进,不时惊走了栖息山林中的鸟群。

凉风垭的主峰,仅有的小路,早被枯草掩没了。抬船的人们必须用自己的脚踏出路来。最陡的地方,前面人的脚跟几乎碰到后面人的鼻子。这么陡的坡,抬这么大的船实在不好走,大家只好放下肩来,在船底下垫上木棍,前拉后推地往上滑送。衣服撕烂了,在这深夜里不知有多少血汗洒落在这险峻的荒山中。但是埋藏在人们内心里的那股高兴劲,却把所有的艰险和疲劳忘掉了。有位老大爷说:“我活了六十多岁,走遍了全四川,只看见水里驶船,从没听说过山地行舟。可这样奇怪的事,我现在亲身来做了!”

嘉陵江的急流,激荡着红军战士的心。像往常一样,等待战斗的日子,总是显得特别漫长。3月19日,战士们好容易盼到太阳落山,他们走出待蔽工事,汇集在草丛或灌木林中,一次又一次地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谁也不去理会江对岸敌人壮胆的枪声。千百颗急跳的心只等待着出发渡江的号令,可是号令却迟迟不下来。忽然,一个瘦长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黑暗中看不清面孔,但单看这身影,大多数人便认出了这是总指挥徐向前。啊,总指挥亲来检查渡江的准备,给人们带来多大的鼓舞呀!这位足智多谋、身经百战,敌人都怯惧地称他为“活诸葛”的总指挥亲临前沿,这就足以证明这次渡江战斗实在是太重要了,它关系着红四方面军北上抗日的战略上的转移,它关系着红军两大主力

夜九时许,江上弥漫起一片轻雾,浑浑茫茫。急湍的江水,狠命拍打着江岸。前线指挥部发出了命令:急袭渡江,坚持强渡!于是,英勇的红色指战员像万箭齐发,向大江急驰

虽然指战员们尽了最大的可能保持肃静,但由于他们抬着沉重的船只,脚踏着江滩的鹅卵石,终于免不了发出唏哩哗啦的响声。船刚下水,敌人就发觉了。随即射来密集的炮火。激烈的渡江战斗展开了。敌人的炮弹在江心炸裂,激起高大的水柱,气浪冲击着木船,我先锋部队一刻未停,冒着枪林弹雨拚命划向对岸。有的船被打着了,火光照红了江面。有的船被枪弹打穿,船身摇摇摆摆地往下沉。战士们奋勇地跳出船来,扑向对岸。3月的江水,还澈心刺骨的寒凉。许多战士在江中负伤牺牲了,江水卷着战士们的鲜血向远方流去。让长流不息的嘉陵江永远记着吧,它那下游流入长江灌溉着万千亩良田的江水之中,曾含有红军战士们的鲜血啊!

不管敌人的炮火如何猛烈,终不能阻挡红军战士。剩一船一人,也要占领对岸。冲在最前面的船只,离对岸约二十多公尺的时候,战士们争先跳下船来,涉水向敌人冲去。

这时,在塔子山上的红军炮兵,发出了发射的命令。但当时的红军并没有强大的炮兵部队,只有屈指可数的一些迫击炮,既不能压制住敌人的炮火,也不能完全将敌人的工事摧垮,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给我军登岸步兵开辟道路。而且他们还必须十分节约他们有数的炮弹,准备用在最紧急的关头。

渡江部队发出了登岸的信号,可是他们也完全暴露在敌人碉堡群的火网下。平坦的沙滩,没有地方可以隐蔽依托,部队是不能不付出伤亡的代价的。红军另一团的两个连,迅速从敌右侧迂回插入敌阵。两面夹击,才占领了滩头阵地。紧接着,敌人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向我组织了连续反扑。红军战士凭借着临时挖掘的单人掩体,抗击敌人。此时,塔子山上我军的炮火发挥了最大的威力,一串串拖着长长火舌的炮弹,在反扑的敌群中开花。

天快亮了,总指挥部命令突破部队不惜一切牺牲,坚决守住滩头阵地。然后决定在苍溪城附近强架竹筏浮桥,大量投入生力部队,向敌侧后猛插。另外,在塔子山渡江的同时,我军两个师的兵力,一在苍溪上游五十里,一在塔子山下游四十里地方,也投入了渡江战斗。敌人在我数路大军的直压之下,全线崩溃了。

红四方面军乘胜全部渡过嘉陵江,横扫嘉陵江和涪江之间的剑阁、彰明等十余座城镇,歼灭敌人十二个团以上的部队,击溃敌人二十多个团。红军威名大震。